这个“广州军团”火了!

在广州,卫星导航企业的数量约占全国的1/5,海格通信、中海达、南方测绘、泰斗微电子、广州润芯等一批在国内卫星导航通信领域保持着技术领先地位的高科技企业,

记者近日获悉,海格通信新获无线通信、北斗导航经营合同2.83亿元。而坐落于广州高新区的泰斗微电子是国内北斗/GNSS芯片龙头企业,36.9%国产北斗芯片出自这家“隐形冠军”。随着北斗卫星全球组网,广州北斗产业有望迎来“爆发期”。

如果把北斗系统比作是太空中的“千里眼”,那么专注于北斗应用的“广州军团”则让北斗看得更广更深。

在世界之巅的珠穆朗玛峰,北斗为中国攀登者完成高程测量提供主要数据。全程参与此次测量的,有8套来自广州中海达的北斗接收机VNet8设备。橙色的三脚架稳稳插在雪地上,白色“蘑菇帽”抵御着严寒烈风,稳定精准地接收着距离地球2万多公里的北斗卫星数据。中海达的北斗高精度移动平台也曾多次保障极地科考。

在川流不息的大街小巷,一枚藏于锁机的小小芯片,让人们能随时随地开展一段摩拜单车上的骑行。“在竞争摩拜的卫星导航芯片供应商的时候,我们的TD1030芯片以特别优异的性能,战胜了两家在卫星导航领域的世界顶级公司。”泰斗微电子总经理助理韩冰说。

在货如轮转的南沙港口,依托高精度导航芯片和5G网络,南沙四期明年将成为全球第一个水平运输无人驾驶集装箱卡车的自动化码头,为全球无人码头提供“广州方案”。

海格通信北斗导航领域的技术专家田震华告诉记者,在无人码头项目实地论证过程中他们发现,码头上各种集装箱、桥吊等会对信号带来很大遮挡,需要针对性研究方案。海格通信自主研发的“面向复杂电磁环境的北斗导航创新技术研究及产业化”技术有针对性地解决了这一问题。通过集成抗干扰和多源融合处理的芯片化解决方案,把在复杂环境的定位成功率从70%提升至95%以上。该技术获得了2019年度广东省科技进步一等奖。

对于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正式开通,田震华十分振奋。25年前,田震华就来到了海格通信的前身——国营第七五〇厂,新中国成立后最早从事通信导航领域研制的厂家之一。

如今,海格通信已发展成为国家重点领域最大的北斗导航设备提供商,构建起“芯片、模块、天线、终端、系统、运营”的全产业链。“海格通信将以‘北斗+5G’领域应用的先行者为己任,与国家同频,与时代共振,全力推进北斗规模化应用。”

中国卫星导航定位协会发布的《中国卫星导航与位置服务产业发展白皮书》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卫星导航与位置服务产业总体产值达3450亿元,2011至2019年,该产业总产值年均增长达22.1%。更可喜的是国产技术和产品占比一路走高。

“在中海达成立的1999年,国产高精度卫星导航设备在国内市场的份额仅有5%左右,但2018年这个比例升至95%,完全实现了进口替代。”中海达董事长助理兼测绘公司总经理鲍志雄对记者说。在他看来,中国地信设备行业的进口替代,并非仅仅是价格上的竞争,更是科技和质量上的比拼,甚至在诸多科技前沿领域成为引领者。

泰斗微电子成立于2008年。那一年,地球上空只有5颗北斗卫星,远不及今天的55颗。而在广东,尽管生产了全国逾六成的车载导航设备,产品里的芯片却没有一枚产自国人之手。在广东省科技厅的谋划下,泰斗微电子成立了,次年便推出国内第1款北斗导航SOC基带芯片。

然而在2015年里,这家企业陷入“中低端市场打‘价格战’、高端市场被外商垄断”的困境。“接下来两年,公司把所有的钱和研发人员,都投入到TD1030芯片的自主研发。两年时间里,研发人员和管理人员吃住在一起。管理层几乎每个人都把房子抵押给银行,确保给研发人员发工资。”

这场没有退路的战争,泰斗微电子赢了。2016年6月,TD1030芯片横空出世,成为全球性价比最高的定位导航芯片。“过去,要解决导航问题需要两颗芯片,一枚基带芯片和一枚射频芯片。而在TD1030里,首次把基带跟射频两部分合一了,而且尺寸还做得更小。我清楚地记得,流片成功的那晚,公司所有人都‘疯狂’了。”

如今,每年有超过2500万枚芯片走下泰斗微电子的生产线%国产北斗芯片均产自这家“隐形冠军”。其第5代的数模混合导航芯片,制程已经达到28纳米。“在一些关键的技术指标上,已经能够和国外的主流供应商对标,而且还有性价比优势。随着北斗卫星全球组网,和新一代支持北斗全球信号的芯片面世,‘中国芯’随北斗走向世界将是必然趋势。”韩冰充满信心。

“过去十多年来,广东省、广州市两级政府在扶持北斗产业出台了许多措施,包括番禺区政府,对企业发展支持非常大。在广州感受到对科企的支持,是在外地感受不到的。政府在产业规划和扶持上,有非常前瞻性的考虑。”鲍志雄说。据悉,与泰斗微电子相似,广州润芯也是由省科技厅专项扶持资金投资建设。

2012年,当北斗二号系统建成,向亚太地区提供服务,“广东省北斗卫星导航产业(广州)基地”落户海格通信。历经数年发展,2017年总体产值近100亿元。2018年,海格通信从广东省发改委获得国家北斗产业园区创新发展专项资金支持,成为全国北斗产业示范园区项目中,获得资金最高、产业规模最大的一个园区。

鲍志雄期待在对口国家项目上,获得政府更多支持。“过去,中海达的客户来自全国各地,更多是纯粹面向市场的业务销售模式,不完全是针对政府大项目的销售模式。不过最近,我们也逐渐参与到国家政府层面的大项目攻关,并取得很好的成绩,这也是国家对‘广东智造’‘广州智造’的认可。”也有观点认为,珠三角的北斗产业特点就是擅长市场应用,但最终还是要以市场作为龙头带动技术发展,广州应继续抢占终端产品、应用推广的市场前沿。

展望未来,田震华和韩冰都期待北斗与5G、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融合发展所带来的巨大想象空间,不仅产生大量的机遇,或还能产生颠覆性的技术。“北斗系统解决的是我们‘现在在哪里’和‘现在是什么时间’这两个基本问题,这两个信息也是万物互联的基础。共享单车只是物联网初步的应用,在北斗的促进下,无人驾驶、智慧交通、智慧城市等领域都将有更快速的发展。”韩冰说。

“北斗和5G都属于国家‘新基建’政策的一部分,两者具有极大的互补性。北斗的精密授时能力,可为5G系统提供更为准确的基准时间系统。5G的高速数据传输能力与高稳定性,也能为北斗提供更为稳定可靠的地基增强数据服务。”田震华认为,随着更多“北斗+5G”示范项目带来的引导作用,将会加速北斗的应用落地,也将促进北斗产业链把产品成本和质量进一步优化。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